2020-10-29

踢傳媒

《踢傳媒》是公眾新聞平台,也跨媒體領域串聯各界資源,我們解讀新聞、傳遞進步觀念。

鄱陽湖抗洪災 專家說「堵不如疏」

1 min read


在水利專家看來,搶險圩堤「治標不治本」,在今年這種極特殊的高水位壓力下,堵不如疏,只有主動分洪才能從根本上阻止鄱陽湖決堤。

鄱陽湖的水從來沒有漲得這麼快。

2020年7月12日零時,鄱陽湖水位達22.53米,超過1998年洪水位0.01米,突破有水文紀錄以來的歷史極值。「往常都是幾公分幾公分地漲,這次五天內就漲了三、四米。」鄱陽湖沿湖縣城多位一線防汛工作人員說。




7月中旬以來,鄱陽湖區全流域汛情告急。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水文局10日升級發布鄱陽湖湖口附近江段、鄱陽湖湖區洪水紅色預警,這是洪水預警信號的最高等級。7月11日8時至12日8時,長江流域內有13站超歷史最高水位,其中有12站都位於鄱陽湖湖區及尾閭。

鄱陽湖位於長江中下游南岸,南有贛江、撫河、信江、饒河和修河五河呈輻射狀向鄱陽湖匯集,北面經湖口的狹長通道與長江相連,如果上下都遇到暴雨,五河來水量激增,再加上長江水頂托,鄱陽湖被圍在中間,水位暴漲,且難以溢出。

衛星監測數據顯示,鄱陽湖這個中國第一大淡水湖最近每天都在「長大」,其主體及附近水域面積目前已達4206平方公里,為近十年最大,面積直逼中國最大湖泊青海湖。

危險 鄱陽湖水漲好快

都昌縣沿鄱陽湖一側共有89座大小圩堤,總堤線長達93.5公里。磯山聯圩分上、中、下三段,下壩段長約2300米,是守護都昌縣城的一道重要防線。一旦垮壩,鄱陽湖水會直接倒灌入縣城。當前,壩外的鄱陽湖水位比壩內高約8.5米,壩外水壓已經對壩體造成威脅。

7月13日下午4時,在江西省九江市都昌縣的磯山聯圩下壩,來自某野戰部隊的近百名官兵正在幫助當地修護大壩。都昌縣水利局高級工程師向禮榮說,他們已在底部發現了三個滲漏點,「如果不處理,水會不斷向上蔓延,小險變成大險,水壓大時容易造成潰壩。」

在大壩臨水底部的水坑裡,水混著泥在向外溢流。一輛鏟車停在壩上,將顆粒粗大的沙石成堆地卸下來,官兵迅速地將沙石放入麻袋,傾倒在水坑裡。向禮榮介紹,沙石在填滿水坑後還需要繼續傾倒,大約覆滿壩面30公分,水坑周邊區域也要覆蓋,連成片。沙石具有過濾作用,水很快會滲下去,順著旁邊臨時挖出的引水渠流出。

12日晚間,鄱陽湖西岸的江西省永修縣三角聯圩發生潰堤,缺口超過100米,洪水不斷湧入,共5.036萬畝耕地和2.6萬群眾受到威脅。江西水利水電公司派百餘人至現場對潰口封堵,但堤外河水仍以2.5米/秒的流速流入,小型石料投入河中隨即就被沖走,大塊石料又因防汛工程用料多難尋,封堵存在困難。

目前,因為強降雨,鄱陽湖至少四個觀測站的水位高於1998年洪災水位。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將近日的鄱陽湖洪水定義為「超歷史紀錄的流域性大洪水」。鄱陽湖受到「兩面夾擊」。

爭地 圍湖造田難調節

7月13日,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向南昌市、九江市、上饒市、共青城市、鄱陽縣等地印發標示「特急」的「關於全面啟用單退圩堤蓄滯洪的緊急通知」。通知指出,江西省鄱陽湖區和長江九江段防汛形勢異常嚴峻,湖區所有單退圩堤必須於7月13日主動開閘輕堰分蓄洪水,否則追究領導責任。

如果沒有今年罕見的鄱陽湖流域性大洪水,單退圩堤這個名詞幾乎要被人遺忘。

國家減災委專家委員會委員、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防洪減災研究所原所長程曉陶表示,以往人與水爭地,不斷圍湖造田,鄱陽湖的調蓄洪水能力越來越弱,湖區水位也越來越高。1998年洪水之後,國家決定實行退田還湖和移民建鎮,退田還湖分為雙退和單退。

「雙退圩堤」是退人又退田,「單退圩堤」退人不退田,民眾要搬出圩區,但土地可以耕種,低水位時在堤內種養,高水位時要主動開閘進洪,在堤內蓄洪。為此,各地專門根據1998年洪水測算出了一個進洪水位,只要水位觸碰了這條「紅線」,必須要主動開閘進洪。但在1998年之後,這項制度幾乎從未被啟用,直到這次「在實在覺得守不住的情況下,被動開閘。」

進洪 觸碰紅線就啟動

在程曉陶看來,如果鄱陽湖長期維持高水位,湖區圩堤受特殊地質所限,長時間泡在水裡,想守住非常困難,不如主動開閘進洪,讓堤壩兩側的水壓逐步平衡,既能保堤,又給村民留些撤退時間,總體帶來的損失比被動決堤要小一些。也就是說,堵不如疏。

按江西省防指要求,保護農田面積1萬畝以下且受(鄱陽)湖水控制的單退圩堤,進洪水位為湖口站水位20.5米。在滿足進洪水位的條件下,必須進洪。保護農田面積1萬畝及以上且受(鄱陽)湖水控制的單退圩堤,進洪水位為湖口站水位21.68米。當地政府應在水位未達進洪水位前,積極組織群眾搶收稻谷,保住既有農業成果。

程曉陶指出,萬畝以上的圩區數量少,但影響範圍廣,進洪的損失也更大,因此需要靈活處理。但13日的文件強調所有單退圩一律開閘,可見「水位已經逼到這個份上」。

本次文件中的相關實施細則,早在2002年時就已規定。當年5月,江西省頒布了《江西省平垸行洪、退田還湖工程措施總體實施方案》,不僅規定20.5米和21.68米兩條進洪線,還要求萬畝以上圩堤各建有一座進出洪閘和一座滾水壩,萬畝以下圩堤各建一座進出洪閘,即「小圩先分洪、大圩後分洪」。

保命 該棄則棄快轉移

在鄱陽湖東北岸的江西省九江市都昌縣,24個鄉鎮中有21個瀕臨鄱陽湖,全縣共有89座重點圩堤中,其中有64座屬單退圩堤。都昌縣應急管理局黨組成員袁旭平說,目前所有單退圩堤已全面進洪,共轉移3萬多人。

都昌縣應急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員對透露,都昌縣其實並非在達到進洪水位時開閘,而是等水位超過22米以後,才開始分由進洪。「一開始還是想盡量守住,但因水位實在太高了,有些壩已經開始漫過頂部。」他說。

都昌縣報災核災辦公室一名工作人員表示,據初步統計,開閘後全縣損失約2億元,主要是農業損失,很多農田來不及搶收。

截至7月12日晚,鄱陽湖區185座單退圩堤中,已有153座進洪運用,進洪量約20億立方米,經江西省防指測算,實際降低鄱陽湖水位20至25厘米。13日全部單退圩堤開閘後,可再降低鄱陽湖區水位約5厘米,減輕鄱陽湖及長江九江段的防洪壓力。

在1998年之後,這是江西首次在全省範圍內對單退圩堤進行強制開閘進洪。程曉陶指出,今年抗洪告訴我們的經驗就是:能守則守,該棄則棄。(中國新聞組整理)

Copyright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| Newsphere by AF theme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