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10-01

踢傳媒

《踢傳媒》是公眾新聞平台,也跨媒體領域串聯各界資源,我們解讀新聞、傳遞進步觀念。

從絕對優勢到被逼入生死戰 爵士防堵穆雷陷兩難

1 min read


幾乎就照著筆者第六戰賽前分析「穆雷持續鬼神演出 爵士聽牌仍危機四伏」的劇本走,爵士戰術層面調整彷彿已見極限,金塊卻持續調整進步,加上穆雷(Jamal Murray)開不完的無雙,又一次展現第四節之王的絕強心臟,雙方已經不只是黃金交叉,甚至金塊已開始居上風,較之上一場贏的更具壓制性,第二節就完成反超,且一路領先至終場,雙方即將進入彼此都退無可退的第七戰。

從3:1被追至平手,還連續三場被穆雷鬼神般表現壓制,對爵士而言,尤其還得承擔比起對手更巨大的心理壓力,外界看好金塊連追三場逆轉晉級的聲浪水漲船高,並非偶然。




上篇文章中,筆者提到爵士要大幅度調整的空間已微乎其微,但主帥史奈德(Quin Snyder)確實仍有在想辦法,怎麼對付金塊變陣的防守,怎麼幫助陣中兩大主將米契爾(Donovan Mitchell)與戈貝爾(Rudy Gobert)發揮。

一開賽就頻頻用英格斯(Joe Ingles)主打擋拆,戈貝爾以更積極的快速跟進動起來打,一度有不錯成效,甚至早早製造約柯奇(Nikola Jokic)兩犯,但金塊很快就又微調防守,上一場的放切不放投+內縮禁區基礎上,更果斷使用湖人對付拓荒者雙衛亦有成的提早包夾擋拆持球者策略。

自此之後,爵士流暢的團隊進攻就一去不復返,儘管嘗試以大角度傳球、後衛鑽縫切入、擋拆急停跳投打點約柯奇拚執行度,加上攻守轉換打對手防守佈陣不及等各種方式,絞盡腦汁突圍,但終歸只能零星進補分數。

畢竟金塊已抓準戈貝爾缺乏射程+缺乏自主進攻能力的罩門,而爵士基本上都靠他到外圍擋拆掩護,對手所以能肆無忌憚地從三分線外就開始包夾持球者(把擋拆後急停出手的空間也封了)。

就算球傳給戈貝爾接應,離籃框那麼遠的位置他也不會出手,爵士只能重新再Call一次進攻,秒數卻已被消耗,然後又一次重複擋拆被瓦解,這正是為什麼鹽湖城下半場後,幾乎每一波都只能把球給後場(尤其是米契爾)單打的原因,因為進攻體系已被破解,只剩球員個人能力了。

嚴峻的挑戰接踵而來,不僅是防守策略再修正,第二節金塊防守強度亦提升,加上丹佛靈機一動改以葛蘭特(Jerami Grant)整場主防米契爾,成效斐然,對米契爾不只是提前包夾持球者,就算米契爾以個人能力突破,葛蘭特以他6呎9吋身高手長加上不俗速度,在放切不放投前提下,縱使擋不住切入亦能盡量壓迫其路徑,進而步入口袋收縮的陷阱。

而在葛蘭特主守+團隊身材優勢的快速輪轉收縮下,金塊連米契爾打英雄球的把握度與傳導都能大幅限制(遑論另一把槍克拉克森第二節後就被守到熄火),特別是對切傳底線三分的套路也研究透徹,更讓爵士被逼入彆扭進攻窘境。

綠葉球員們又像第五戰下半場般,心態開始猶豫保守,一度金塊甚至放心四人包夾米契爾,放掉外圍隊友,爵士外線卻還真的就開始不爭氣,賭在三分的球隊又一次三分迷航,才會在轉瞬間從領先10分到半場節就被反超。

史奈德仍不想坐以待斃,第三節一度改把米契爾當誘餌,透過攻守轉換提速與米契爾改打接球射手角色,看似就要突圍,但金塊約柯奇與葛蘭特聯手搶分抗衡,而爵士除米契爾外整體仍無力突破金塊防守,甚至只能頻頻投大號三分試手氣,否則面對提前包夾連出手機會都沒有。但很明顯缺乏信心+臨陣磨槍效果不佳,要知道米契爾在第三節已開始飆分,打完第三節比數卻還被越拉越開,這代表爵士的問題真的大了。

比賽至此,爵士幾乎每一波都把希望交付在「把球給米契爾」,但是「那個人」,又一次在第四節颯爽登場,跟米契爾再啟神仙打架,而且也又一次在第四節大戰中勝出,已連勝四次!

米契爾在本戰第四節砍下17分,已鞠躬盡瘁且神勇無比─但穆雷是更鬼神的21分!前一篇筆者有整理穆雷於首戰、4~5戰共3場雙衛飆分競賽中的成績,分別為10、21、16分,加上本戰,他在4場緊張拉鋸的關鍵第四節,總共不到48分鐘內,一共轟下了68分,這是何等成就!

事實上,米契爾真的已打出歷史級表現,率先單輪系列賽兩場破50分,6戰場均38.7分,FG 54.8%、3P 55.4%、FT94.6%令人吒舌的200俱樂部雙高(高得分高命中率),首輪總得分已破隊史紀錄,破西區紀錄,離聯盟紀錄僅差9分,看來是肯定會破新高。

誰能料到對方會殺出一個不亞於他,甚至第四節更勝的穆雷!不僅隨後跟上單輪系列賽兩場超過50分(本戰甚至是以超過7成命中率拿下),還是連三場至少40(史上第六人)、連三場40+5+5(史上第二人),場均亦是不遑多讓的34分,FG 58.5%、3P 57.4%、FT91.3%。同個系列戰居然兩位進入200俱樂部,絕對是2001年艾佛森(Allen Iverson)與卡特(Vince Carter)之後,最燦爛的一輪季後賽拔槍對幹。

但持續進化的金塊,還不只有穆雷,儘管爵士方第四節也跳出柯利(Mike Conley)幫忙得分,金塊那邊是多點幫忙開花,在穆雷都還略勝米契爾,且球隊前三節領先基礎上,團隊&英雄球雙輸,自然無力扭轉戰局,眼看金塊逼入第七戰。

從絕對優勢到被逼至牆角,爵士面臨隊史未曾有過的挑戰,季後賽3:1被逆轉。儘管各面向看來都已居下風,筆者亦認為,雙方如果接下來再打個3~5場,爵士都會是落後一方,但孤注一擲的一戰決生死,鹽湖城仍有一線生機,不過能賭上的早早只剩下球隊的執行力了。端看戈貝爾先踹椅、米契爾後推飛輪車的情緒,以及柯利賽後「爵士沒打算回家」的宣言,能不能化為場上專注且高效的發揮,奪下這關鍵一勝!

米契爾能不能持續高水準表現,柯利(Mike Conley)能否重現球星級身手,克拉克森(Jordan Clarkson)又能否及時回神,英格斯必須不再猶豫投射,務須群策群力跳出發揮,球隊才有機會克服深度、尺寸以及隨之而來戰術層面的劣勢。而儘管戰術層面,爵士已沒什麼優化空間,但仍有賭一把的機會─應該說,不賭好像也不行了。

第二戰賽後筆者曾提及,丹佛主帥馬龍(Michael Malone)為了壓制米契爾結果被對手全員開火,關於「被某人打出高分」或者「壓制他但被多點開花」,始終是籃球場上的經典抉擇;爵士顯然在這幾戰都還偏向不全力圍堵穆雷的策略,原因也很合理,避免禁區陷入空城被大欺小,避免反而被約柯奇帶隊團隊進攻,多少也是盤算穆雷應該不至於場場鬼神。

但事實證明,近三場穆雷還真的都打出隻手遮天表現,幾乎都是由他發起反攻的號角乃至贏得勝利,米契爾再怎麼打英雄球,穆雷就是能馬上打回去,打到連你米契爾都洩氣,放眼第七戰猶他主帥史奈德還要,或者該說禁得起再一次因為失守穆雷而輸球嗎?還有餘裕鐵齒穆雷第七戰會向下修正火燙的手感嗎?

平心而論,大半場承受的防守壓力,米契爾略勝一籌,因為爵士遲遲不敢提前包夾打擋拆的穆雷,但陣中本來就頂多奧尼爾(Royce O’Neale)與米契爾防守有點效果,金塊只要多設幾個掩護,就能為穆雷創造投射空擋,加上本系列賽神之又神的跳投手感,方能持續狂飆。

唯今想封鎖他之計,恐怕就不得認真考慮承擔被其他金塊球員多點開花(主要是戈貝爾是否要離開禁區撲出包夾),也要優先包夾穆雷的策略,儘管未必就能賭贏,可能都好過被同一招,同一人連爆四場,畢竟輿論已有批評史奈德對防守穆雷毫無辦法的聲音,勢必要有所回應。

對史奈德來說,還有一件關於選擇的考驗:第七戰的人員調度與時間分配。

第六戰爵士由勝轉衰的轉捩點,其實也在第二節領先情況下,他太想保留主力體能拚下半場的精算,怎料轉瞬間攻防皆有落差的替補軍,就被穆雷領銜倒打反超,雙方士氣就此逆轉,出手很仰賴信心的爵士亦就此沉寂,再難挽回。

儘管能夠理解史奈德的考量,但在很吃看不見士氣論的季後賽,往往一個風向丕變,戰局也就豬羊變色,快速應變因此更形重要,那麼在退無可退的第七戰,史奈德要如何在守住局勢(甚至領先)跟主力體能調配之間拿捏平衡呢,總教練跟主力又有沒有做好操勞全場的決心與準備?

明天早上,且看爵士能否克服逆境,真的上演大衛擊敗歌利亞,亦或者進擊的巨人金塊大軍,會快意四連勝完成大反擊了!

Copyright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| Newsphere by AF theme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