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12-01

踢傳媒

《踢傳媒》是公眾新聞平台,也跨媒體領域串聯各界資源,我們解讀新聞、傳遞進步觀念。

【被偷走的人生6】他遭虐「心裡死過兩次」長大才敢說 養父卻拿養狗反駁

1 min read
人物
2020.11.21 05:58

【被偷走的人生6】他遭虐「心裡死過兩次」長大才敢說 養父卻拿養狗反駁

文|陳虹瑾    攝影|蘇立坤    影音|陳建彰
彷彿半生都想爬出命裡的死蔭幽谷,周子飛不斷嘗試各種技能:電腦、遊戲、閱讀…,如今他卻時常惋惜,當初戴浙沒讓他去學跆拳道。
彷彿半生都想爬出命裡的死蔭幽谷,周子飛不斷嘗試各種技能:電腦、遊戲、閱讀…,如今他卻時常惋惜,當初戴浙沒讓他去學跆拳道。

受訪後的接連幾天,身心受虐的回憶汩汩湧出,他陸續傳來:「我最清楚,國小一二三四年級經常煮飯做菜,給他們兩人(戴浙、戴浙長子)吃。是被逼的做。不小心煎魚,煎到黑,我又開始被養父打。簡直魔鬼人間,哭天喊地,一直掉眼淚。」「其實做家事,煮飯,我根本不想做,(但)不做(就)要被打。」「洗衣服、察(擦)地、煮飯、泡茶 ,都我一人做。(戴浙的親生)大兒子就睡覺或玩…養父看電視、睡覺。」

虐打地獄 在心裡死過兩次

還沒學會說話,小周子飛先學會了世故。往後的採訪裡,他重複形容小學一到四年級生活如傭人,必須給所有訪客泡茶,做大部分的家務。最痛苦的是擦地,戴浙讓他跪在地上擦地,「跪得我兩個膝蓋都長出包包。」晨起買早餐,絕不能買錯,否則又要挨一頓打,戴浙總以拳頭指節重重刮擊他的後腦,連打數下至數十下,「被打(得)哭天喊地,簡直監獄裡面變態一樣。」

但他還能去哪呢?小周子飛其實想過,不如自己完結痛苦。最後一次的訪談裡,他形容在心裡死過兩次,第一次是小學時被戴浙毆打,「我心裡很不爽,我在那邊哭。我走到四層樓陽台,一直想跳下去。想想,不要,算了,再繼續忍。」

另一次想要自毀的念頭,同樣發生在小學時期,他見脫水中的洗衣機轟隆隆地絞著衣物,突然有個念頭:如果手被絞壞了,也許就不用做家事了,他把手伸進洗衣機,又默默抽出來。

十月中旬,連日陰雨後,終於等到適合做工的好天氣,周子飛早起趕工,來到客戶屋頂陽台,使勁朝鋼架刷上防水塗料。他喃喃,其實不是沒想過,如果有機會繼續受教育,就算文科、數理不強,若在體育、電腦、美術領域發展,平行時空裡的自己,如今可還算快意?

周子飛(左)被戴浙(右)收養初期,和戴浙的親生兒子(中)一同長大。圖為1988年,3人的午餐時刻。(蔡明德攝)

周子飛(左)被戴浙(右)收養初期,和戴浙的親生兒子(中)一同長大。圖為1988年,3人的午餐時刻。(蔡明德攝)

「說到人生目標,真的有點浪費,」他覺得天賦都被辜負了,他曾有跆拳夢,但上道館需要錢,跟養父提了好多次,「我說,爸爸,我想學跆拳道。他就囉哩八唆,不願意出錢。那時候我就生氣了。如果(當初)我進入跆拳道,我是不是就更強了?」他想過千百種如果,如果有機會站上格鬥擂台,也許會得名呢。「我現在42歲,都浪費了。培養…還什麼教育…他心中就只有錢而已。不給他錢,他還生氣。」

談錢傷感情,鄉土劇般的情節發展了30幾年,談到錢,這對養父子至今無法兩清。

周子飛過了不惑之年,養活自己沒問題,收支能打平,存款卻不多,年紀愈大,愈不敢想成家立業。他說出社會後,戴浙每月和他索取數千元家用,甚至曾「存」了數萬元由戴妻保管,這筆錢卻無法要回來。

戴浙卻覺得這沒啥大不了,不過是兩造的認知差異。受訪時,戴浙主動提及兩人的金錢互動,「他賺了錢,存在我這邊,我說將來給他買個房子,討個老婆。」周子飛有段時間與戴浙同住,「他住在我的房子裡,一個月賺一、兩萬元,一個月要交7000元給我。管吃管住…我們是照顧他,子飛後來就認為,這每月7000元是『存』在我這裡的。」戴浙又說,周子飛的勞健保都由他協助辦理。

養父辯駁 以養狗當作比喻

事實上,這對養父子在法律上的親緣已盡,周子飛18歲那年,戴浙辦理了終止收養。「我覺得他不太聽話,覺得終止收養…但是還是照顧他。」不聽話的孩子從此不是他的孩子;法理上,兩人從此是陌生人了。

我向戴浙查證家暴細節,他沒否認,但換了個說法,稱這是「管教比較嚴格」。他說彼時單身,一個男人撫養兩個小男孩,「親生的和養子,管教方面會有一些差別…比如我自己的小孩犯錯,他會對我笑,我的緊張就降低了。他(周子飛)不是啊,他犯錯會變得更緊張,會東張西望,我對他比較嚴厲一點。」怎麼個嚴厲法?「體罰啊,體罰重了一點。」

戴浙多次強調自己是留法的心理學博士,「從心理學角度來看,(周子飛)到底不是從最小時養大的。」他以養狗為例,「你養隻小狗,從出生開始養和六個月時再養,差很多…你自己養的狗,長大以後,你把手伸到牠嘴裡,牠不會咬你。六個月大才養的狗,你帶過來,牠會咬你。」

截稿前夕,戴浙主動致電記者說有話想補充。「我沒有占有他(周子飛)喔,我想幫助他,」他又澄清:「我沒有不讓子飛讀書喔!我曾花錢讓他學開鑰匙店、栽培他…他的能力有限啊…他來到我們漢人的世界裡,我給他一些漢人資源的支持。」

《鏡週刊》關心您: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、精神虐待、性侵害、性騷擾,請立刻撥打110報案,再尋求113專線,求助專業社工人員。

Copyright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| Newsphere by AF theme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