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eaking News

大小願望都只值8塊錢 平溪遇見「撿天燈的人」

0 0

大小願望都只值8塊錢 平溪遇見「撿天燈的人」

文|游琁如    攝影|何宗昇 李明宜
平溪人的生活日常,「撿天燈」非常重要。

對平溪鐵道的想像是什麼?好像是一年一次的放天燈活動,數以千計的天燈齊飛,然後,可能還有老老舊舊的山城,鐵道兩側開滿了天燈店家,日、韓遊客來到台灣,一定要站在鐵道上拍張代表幸福和祈願的照,除此之外,可能就沒了。

在天燈紙寫上願望以後,點火,天燈往天空冉冉飛去。疫情前的平溪,一年施放50萬盞天燈,承載願望的天燈,鐵絲燈架和未燒盡的燈紙,在幾分鐘以後掉落下來,落在山間和路面上,以致於多年來,平溪居民發展出另一項行業「撿天燈」。

「這麼說可能很奇怪,可是每一個遊客放天燈的時候,都有在地人看著天燈的方向,準備等等過去撿。」返鄉多年,專營平溪在地旅行的吳明賢說:「美麗心願放上天空,遊客是想著心願升空啦,另一邊則是想著,啊又能賺幾塊錢了的當地人。」

撿完的天燈還得經過整理,才能成綑。

平溪撿天燈的人有多少?「這很難講啦!只能說男女老少有手有腳的都會撿。」一個鐵架8塊錢,天燈紙能換衛生紙、沙拉油等日常用品,平溪人的日常,離不開天燈。

吳明賢帶我認識胡大哥,他是平溪撿天燈的專業人士。他家的半戶外倉庫堆滿顏色不一的天燈紙,成綑的多彩塞滿倉庫頂端,竟成為意外的裝飾。過去每日平溪約能放上800盞天燈,他一個人就能撿250盞。

上山尋找天燈,是胡大哥常做的事,這裡的山是他管的。

他還自製超長的伸縮「天燈竿」,在釣魚竿頂綁上長鉤,進入平溪周圍山間,只要見到樹梢有燈,長達數米的竿子一伸,旋轉扭動後,一盞天燈就能入手,8元。

無論多偉大的願望都只能換得8元,鐵絲不在了,寫上願望的天燈紙更不值錢。跟著胡大哥騎上機車往山裡跑,他直怨嘆近一年來放天燈的人少了,撿天燈的在地人不願入山,「如果不是你們要求,我根本不想進去,因為根本撿不到啊!」胡大哥邊說,機車一邊繞過山城,停在一處幾乎無路的入山口。

伸長了釣魚竿,往樹上勾。

平溪多雨,山間走起來很泥濘,走沒幾步就看到卡在樹上的天燈,釣魚竿伸長一探,樹葉跟著飛舞落下,燈紙上寫的是「自然醒」。接著再走,樹梢上卡了一個「身體健康」,在林蔭的地上,還有個「三妻四妾」,各種願望落在荒山之間,顏色深的燈紙才放不久,淺得幾乎掉色的紙就是已放數日,心願看久了,看來看去也就那樣,「我們都累積一定的數量才撿啦,要看風向的,看天空又飛那個方向幾顆,就跟著走。」整年的疫情年,天燈數量不如過去,平溪撿天燈的人收入也少了。

卡在樹梢上的天燈,勾下來得需要技巧。

「我不想上鏡頭啦,我只是要說,帶你們來撿天燈,因為我們平溪人,不想再被說什麼破壞環境啦!」一年大約有50萬盞天燈上空的平溪,在地人能夠回收大約45萬盞,對於在地人來說,願望無論大小都是一樣的,一個8塊錢。

鏡週刊4年了,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。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,我們成立了會員區,提供會員高品質、無廣告、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,邀您立即體驗
Happy
Happy
0 %
Sad
Sad
0 %
Excited
Excited
0 %
Sleepy
Sleepy
0 %
Angry
Angry
0 %
Surprise
Surprise
0 %

Average Rating

5 Star
0%
4 Star
0%
3 Star
0%
2 Star
0%
1 Star
0%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
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