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eaking News

「影評不是寫給創作者或產業界」 黃建業點出真正功能

0 0

「影評不是寫給創作者或產業界」 黃建業點出真正功能

【電影文化推手5】

文|項貽斐
黃建業在課堂上分享中外電影史研究及評論。(光點華山提供)

榮獲今年台北電影節「卓越貢獻獎」的黃建業,兼具影評人、電影與戲劇學者、劇場導演等多重身份。有別同世代影評人陳國富、焦雄屏轉向電影製作發展,黃建業持續撰寫影評,同時投身於戲劇與教學。

早在40年前,台灣小劇場起步階段,黃建業就與耕莘實驗劇場(蘭陵劇坊前身)的金士傑等人結識,至今導過《凡人》《早餐》《太太學堂》《歌未央》《營造大師》《櫻桃園》等劇。黃建業坦言,電影是龐大的創作系統,面對的不單是藝術問題,還有現實困境。「但是劇場不一樣,排演場上有各種美好的人與人的關係,這也是我會做劇場而不見得想做電影的原因。」

影評書寫40餘年,黃建業強調,電影評論其實是文化評論的一環,具文化的影響與開發意義,讓更多人從不同層面了解一部電影。「與其說影評可改變創作者或產業界,不如說是改變觀眾。但改變觀眾,就可以改變創作者或產業界,以這個角度更能清楚看到影評的社會功能。」

除了寫影評,黃建業也是劇場導演,曾執導契訶夫經典劇作《櫻桃園》等劇。(黃建業提供)

他說,很多人以為影評常批評創作者、影響片商利益,但影評其實不是寫給創作者或產業界,而是寫給觀眾的,重點在於整體文化的影響意義,就像文學、音樂評論一樣。「我期待台灣有新一波的文藝復興運動,如果更多人願意安靜下來、願意撥點時間,分享某些對於文藝的喜愛、或對小小原創力的理解與珍惜,就很可以培養更多分眾。」

見證台灣新電影的崛起與衰退,也看到《海角七号》引發的台片復興與起落,黃建業指出,當前的電影產業除面對串流平台的衝擊,還有以大規模商業製作為主、甚至如韓國般動員國家之力佔領市場的思維,這是全球性的問題。台灣電影想從國際板塊中突圍,並不容易,但很重要的是,得自本身歷史、生活與電影語法中展開新探索,背後也需要國家的推動、制度的保護,才能佔得先機。

鏡週刊五歲了!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,鏡週刊訂閱制10/5正式上線,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,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,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,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
Happy
Happy
0 %
Sad
Sad
0 %
Excited
Excited
0 %
Sleepy
Sleepy
0 %
Angry
Angry
0 %
Surprise
Surprise
0 %

Average Rating

5 Star
0%
4 Star
0%
3 Star
0%
2 Star
0%
1 Star
0%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